舅妈

宣传原创耽美小短文   甜甜甜
设定:年下  霸道男同学和他的教官
文案如图

【糙剪――粗糙的糙】
刀个刀个刀刀那是什么刀?刀个刀个刀刀一把杀猪刀~~
啊——我也不知道配啥文案啊!!!就,没打码,没调色,只听声儿??lofter还发不完整??
emmmmmm……我爱泥萌!!

【张青凯X夏飞】夏天HE 正文11

*设定:重生梗 平行时空 OOC 
              重生到大学生身上的夏飞
              夏飞逝后经营小书店的张青凯
*避雷:专业修汽车大学生的小学生文笔
              可能严重OOC
              不是很能接受批评和喷
*高糖预警:男朋友生病了,我很担心,他却只想亲我,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正文11

夏飞和张青凯两个人把书店挂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就出了门。

夏飞扶着张青凯走出小书店,外面雨还不见停,但是也下的不大了,就是那种雾蒙蒙的雨雾的感觉。阴着的天一时让人分不清楚是上午还是下午,这种天色就适合裹在软绵绵的被子里睡觉。夏飞让张青凯把手搭到自己肩膀上,然后单手撑开伞,把两个人罩在一个伞下面,就朝外走去。

张青凯刚走出书店门,就觉得一股湿冷的空气夹着雨天特有的湿润气味朝他迎面扑来,整个人在那种晕晕乎乎的状态里有一瞬间的清醒。

他看着夏飞直接朝一个方向走过去,还是反方向,那一点点清醒就发挥了作用。

“飞,你知道我现在小区在哪儿吗?就直接带着我走。”

夏飞好像是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他确实不知道张青凯现在小区在哪儿。

“那……”张青凯似乎是要开口说自己家在哪儿。

还没开口就被夏飞打断了,“我带你去我住的酒店不行嘛!”

张青凯听着夏飞撒娇的尾音,整个人就酥了,感觉又回到了晕晕乎乎的状态里面,哪还记得自己要说什么。

夏飞回头想了想,自己确实是不知道张青凯家住哪儿,出门就随便走了一个方向,刚见面又太激动了。而且酒店东西肯定不全啊!还是去张青凯家里吧。张青凯住的小区肯定离这里很近。

“张青凯,你家住哪儿啊!”夏飞开口问道。

张青凯笑着指了指和夏飞现在走的方向相反的方向,“这边。”

走了一会儿,张青凯侧过头看了看,现在和他一起走路的是夏飞!活生生的夏飞!他将头侧过去,有一些开心。

又走了一会儿,张青凯又侧过头看了看,现在架着他的胳膊走路的真的是夏飞!热乎乎的夏飞!那股热乎劲儿一下子热到心里,整个人软绵绵的。张青凯低下头,不自觉地笑了。

走了几步,张青凯又忍不住侧过头看了看,夏飞搀着他走的认真,夏飞认真到近乎严肃的表情让张青凯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他的夏飞回来了,他的夏飞还为他担心,真好。

夏飞自然是不知道张青凯的思绪已经神游太空了。他就是担心,张青凯一看就缺觉的差劲脸色让他只想赶紧把张青凯拖回去,好好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

张青凯看着夏飞越来越认真的脸色,无声的笑也要笑出声了,幸福的像全身被棉絮包裹。他无法抑制地凑过去,想亲亲夏飞,结果吸气的时候突然觉得喉咙痒痒的,他只能硬生生憋住了自己的绮念,清了清嗓子。

夏飞终于侧头,担心的看着张青凯,“没事吧?一会儿到了小区楼下先拿点药?”

张青凯看着夏飞说话,却意外地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晕晕乎乎的脑袋里面全是,怎么办,好想亲亲夏飞啊!我的夏飞好可爱,他为我担心的样子也好可爱!

我的男朋友担心我生病了,我却只想亲他,怎么办,在线儿等,挺急的。

夏飞看着张青凯也不回答自己,更担心了,不会是晕傻了吧!张青凯却感觉自己想要亲亲夏飞的想法越来越强烈,算了,不忍了。张青凯朝四周看了看,下雨天也没什么人,立刻凑进去,吻住了夏飞的唇。

张青凯想为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有时间,左右看看的行为,点个赞。

张青凯凑过去的那一瞬间,夏飞内心是懵逼,张青凯有没有一点身为病弱的人的意识?!真的是个傻子。但是夏飞的意识也只存在了这么一秒,便闭上眼睛,放任自己去了。

两个人松开的时候,夏飞暗搓搓骂了张青凯一句,可是在张青凯听来就是娇嗔了。张青凯笑得一脸满足,夏飞看着看着张青凯,也笑了。两个人相视而笑,甜蜜且甜蜜。

两个人一路撑着伞慢慢走,从背后看前去,两个相爱的人互相搀扶着慢慢走,一步一步走出了一个天荒地老。

【张青凯X夏飞】夏天HE 正文10

设定:重生梗 平行时空 OOC 
            重生到大学生身上的夏飞
            夏飞逝后经营小书店的张青凯
避雷:专业修汽车大学生的小学生文笔
            可能严重OOC
            不是很能接受批评和喷
【撒糖预警~】
――――――――――――――――――――――

正文10

“夏飞……”两个字堪堪出口便泣不成声。

且不说张青凯有多沉溺于这个拥抱,夏飞又何尝不是呢?他能够感受到张青凯把头放到他颈侧的沉甸甸的重量,胸腔里是满满当当的充实。

夏飞还没有在这个拥抱里沉溺多久,就感到自己的颈侧一片湿意。

他心道:张青凯哭了?这个傻子也太容易流泪了吧!心口却是抑制不住的心疼,疼得他眼眶也有些泛酸了,眼前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张青凯,你是傻子吗?”夏飞强忍着酸涩,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嗯。”张青凯闷闷的应了一声,带着浓重的鼻音。

“夏飞,你真的是我的夏飞吗?”

“我觉得我现在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像是在做梦一样,充满了不真实感。”

“如果是做梦的话,不要叫醒我,我很少,不,是没有,没有做过这么真实的梦,这种可以把你满满的抱进怀里的梦,我总是梦到自己扑向一团空气。”

夏飞将自己身前的手慢慢抬起来,覆上张青凯抱在他身前的手。

“张青凯,我的手暖吗?”夏飞轻声开口问。

夏飞感觉到张青凯点了点头,下巴在他肩侧一点一点的,张青凯略长的头发在他耳朵边蹭来蹭去,痒痒的。

“飞啊,不怕你说我酸,我真的每天想你的时候,都会不停的求老天,让他把你还给我,我还没有和你待够呢,他怎么……”张青凯突然哽住了,他吸了口气,慢慢呼吸,继续道,“他怎么就那么着急把你带走了呢!”

“飞啊,你说他是不是听到我的话,就把你还给我了呢,这一回,得让你在我身边待的够够的,我不说够了,他就不能再……不能再随意把你带走了。”

“张青凯,我不走了……”纵是聪慧如夏飞,一时也说不出什么。

这四年他的记忆十分的不完整,可以说他几乎没有尝过相思之苦,就最后几天的等待就已经让他抓心挠肝了。但是至少自己还有期待,还有希望。再一想张青凯,他记得过去所有的事情,也记得爱人离去的现实,他带着对自己的思念毫无盼头的过了一天又一天,抱着一份注定孤独的情感过了四年!

夏飞狠狠地攥了攥张青凯的手背,然后转过身去,和张青凯面对着面。他凑近去啄了一口张青凯的嘴唇,牙齿轻咬一下便立马松开。

他笑着问:“张青凯,你是打算要我俩一直这么抱下去吗?”

环顾四周,发现有的顾客已经奇怪的看向他们了,估计有些奇怪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和店主究竟发生了什么。

张青凯缓过神来松开了夏飞,却没有放开夏飞的手,他就保持这样的姿势不动,唯一活动的可能就是手指了――他轻揉夏飞的指尖,一根一根,极为仔细,似乎想通过这个来一遍遍向自己证实夏飞回来了的这个令人狂喜的现实。

张青凯觉得自己可能是傻了,他本来想动一下,跟顾客说今天要提前关门,歇业半天的。结果刚一动,就觉得自己可能是要尴尬了,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是打着旋儿的向下落,没意外的话,估计是要磕到桌子角上的。

可是他没有磕到桌角上,他被夏飞抱住了!

夏飞边扶着张青凯慢慢坐到小桌侧边的藤椅上躺好,一边无奈的问他,“你要做什么啊,我帮你,你看看你现在的脸色。”

张青凯现在脸色真的不好,有些病态的黄。清明节白日里淋了雨,虽说一场春雨一场暖,但那种温度还是让他受了寒,再加上一夜几乎未眠,眼睛里带着红血丝儿,深深的黑眼圈挂在他眼睛下边,冒出的那一圈青色胡茬看着好像又长了些。可他却突然笑的很开心,那种穿透厚厚云层透出的第一道光线一样明亮的笑容挂在张青凯的脸上。

夏飞真的是无奈又心酸,他低头蹭了蹭张青凯的额头。

“我想跟顾客说书店要关门了,我们下午歇业。”张青凯轻笑着跟夏飞说,手还一刻不得闲的捏着夏飞的指尖。




致歉(占tag致歉)

最近大四学姐学长毕业!
忙的却是我们!
我被某部压榨了一整天,ps au  pr连轴儿转!
从下午两点到刚才没出13楼办公室屋门!
现在开始精修,今晚保证爆字数!

【张青凯X夏飞】夏天HE

设定:重生梗 平行时空 OOC 
            重生到大学生身上的夏飞
            夏飞逝后经营小书店的张青凯
避雷:专业修汽车大学生的小学生文笔
            可能严重OOC
            不是很能接受批评和喷

――――――――――――――――――――――

正文09

希望这个人是夏飞的想法和现实反复交织,煎熬着张青凯的内心。

张青凯这天晚上睡得不太好,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梦,醒了,有些失眠,可能更想夏飞了,因为他听着窗外的风声都像是呜咽。

闭上眼睛,依旧睡不着,心绪跟着自己的思想跌宕。今天那个青年确实给了他很大的触动。那个青年坐在小回廊翻书的时候,张青凯真的有一瞬错觉,好像夏飞回来了,于是现在,张青凯放纵自己的思绪,任由它带着自己一遍遍回忆夏飞。

睁开眼睛的时候,张青凯觉得自己陷在了云里,脑壳疼,稍微一点动作都像是整个世界要旋转起来了,要缓好久。

张青凯走进浴室,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色,用凉水拍了拍,然后跟往常一样,先去花店取了花,去看夏飞。

去墓园的路上,张青凯觉得自己每一步都陷在棉花里,真的挺难受的。举着一把伞就像生生举着几十斤的铁棍子,实心的那种。

今天张青凯在墓园呆的时间格外的长。

他想问夏飞,是你回来了吗?
如果真的是你请你告诉我好吗?
他甚至鸵鸟的想要将这一切当做是巧合。
当思念成了一种习惯,任何一次希望与失望的变化都能让他濒临又一次崩溃。

张青凯恍恍惚惚的,路上还遇到了付一杰的妈妈,他简单和阿姨打了个招呼,又恍恍惚惚的走开了。

到了店里,张青凯发现那个青年又在店门口了。

说心里话,张青凯对这个青年的态度是纠结的,一方面,他贪恋于那一点熟悉感,但另一方面,他又不是很想看到这个给他的感觉很像夏飞的青年,倒不是因为他担心自己会喜欢上这个青年来个替身爱什么的,而是这个青年的存在,就像在无形中提醒他,夏飞走了,夏飞没了,别的人再像夏飞,也不是夏飞。

张青凯不需要一个感觉很像夏飞的人在自己身边,因为他不需要通过这些可怜的感觉来提醒自己,来一遍一遍的回忆夏飞。在张青凯心里,在已将夏飞活成了自己的全世界,在他的世界里,张青凯和夏飞,张青凯回忆夏飞,就够了,这就是他的全世界。

夏飞跟昨天一样,取了一本书,然后又坐到了那个小回廊上。

他本还想着让张青凯自己开窍,结果自己都提示的这么明显了,他还……张青凯,你个傻子,我会报复回来的!夏飞叹了口气,然后在心里悄悄记了个仇。

夏飞悄悄地走近张青凯,拿自己随手取得一本书遮住张青凯的眼睛,张青凯因为难受,反应也比平时迟缓一点,他想要反手拍掉眼前的书的时候听到夏飞轻轻开口,说,

“别动。”

张青凯顿住动作,就听到夏飞缓缓开了口,“店主,我看你今天有些不开心,是因为外面的雨,让你的心也哭泣了吗?那我是买些吃的让你的心高兴起来呢,还是给你讲一个笑话?”

张青凯被夏飞拿书虚虚遮住眼睛,只能看到两侧漏进来的余光,他耳边缓缓地,是夏飞温润的声音。

他说,我先给你讲个笑话吧!别人讲给我的。说是有两个SB,去跑去看樱花,进了樱花园,对着门口树一通拍,一边拍一边说我靠这樱花真漂亮,果然漂亮啊……小日本儿有福啊,满大街这么漂亮的花。拍了一会儿,有个SB看到树上戳了个小牌子,就过去特别激动的大声念了一遍——西府海棠。

夏飞说完,将书轻轻地放在了前台小桌上,转身要走出书店。

张青凯现在还在一片震惊之中,但他的大脑几乎不等他反应就替他做出了决定,他猛地站起身,冲过去,只想抱住那个背影,让他不要走,不要走。

他甚至做好了跟往常无数次幻想一样,扑到一团空气,然后无可奈何面对现实的准备。这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场妄想,一场春秋大梦。

但他真真切切抱到的是实体,他将脸埋到那人的脖颈,一切都那么熟悉,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味道,哪怕是假的,是他自己幻想的一场梦,他也想就此沉沦。

张青凯的声音发出便带着哽咽,喉头一阵酸涩甚至要发不出声音了,眼眶也憋得通红。

“夏飞……”两个字堪堪出口,便泣不成声。

【张青凯X夏飞】夏天HE

设定:重生梗 平行时空 OOC 
            重生到大学生身上的夏飞
            夏飞逝后经营小书店的张青凯
避雷:专业修汽车大学生的小学生文笔
            可能严重OOC
            不是很能接受批评和喷
――――――――――――――――――――――――――――

正文08

当张青凯回到店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真的被大木板前的背影惊住了,整个人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夏飞,是夏飞吗?

正在张青凯怔忪的片刻,夏飞似是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转过头来,看着张青凯有些怔怔的,心下觉得好笑,他知道自己主动坦白张青凯一定不会相信的,再加上又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

他冲着张青凯笑了笑,“你是店主吗?”温润的男声听起来极为好听。

陌生的样貌和陌生的声音,惊醒了张青凯,他敛了敛面上的情绪,不动声色的对夏飞说,“是啊,你稍等,我把门打开。”

“你一直在这里等着开门啊?你外地来的吧,还是平时不怎么在这块儿,我每天都会去看我的爱人,有的时候像这种乱七八糟的节假日,呆的时间可能还会长一些,这块儿的人都知道。”许是这人的气质和夏飞有些像,张青凯看着他在这儿站着等,边开店门边向夏飞解释。

夏飞听到爱人两个字,又想了想清明节,心里有些酸酸麻麻的,难以形容的感受。

店门打开,里面比外面温度高一些,居然让夏飞感受到了丝丝暖意,他不自控的动了动在雨里呆的时间长了有些凉的脚。张青凯看着他的动作,“春雨还是有些凉的,下次可以直接下午来,或者去别的店铺里坐一坐,也好过在这儿淋雨啊。”

夏飞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的一脸狡黠,对张青凯说,“春雨其实是暖的啊,秋雨才是凉的。”

张青凯一下子愣住了,夏飞也曾经这样说过,树春雨很暖,而秋雨像哭,一直哭到心里去啦。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青年早已自己取了书,坐到了回廊上。

张青凯想,他还真是会挑地方,当时建这个回廊的时候,就在想,夏飞一定会喜欢的,他可以坐在这里,书店里,有看不完的书。

夏飞看起来是拿了一本书,但他其实是透过书,偷偷打量张青凯。看着他招待熟识的或是不熟的客人,笑着打趣攒零花钱买漫画书的小孩子们,和看书的和买书的人随便聊几句。

人少的时候,张青凯就一个人盯着前台的小桌子上的相框发呆,他的生活简单却也寂寞。尤其一个人盯着相框看的时候,让夏飞很是心疼,又在心里骂了句这个傻子。

刚刚进门,夏飞看到了玻璃门外看不到正面的那个相框里面的照片,是他和张青凯的合影。那个时候张青凯还没有自己长得高呢。不合身的校服肥肥大大的套在身上,真的是蠢死了。

夏飞就一直呆到了书店关门。

张青凯问他,“还不走?要关门了。”

夏飞回了句,“这就走了。”把书摆回去之后,他笑着对张青凯说了句,“店主,这诗集果然写的太酸了!”

说完也没看张青凯的反应,就步伐轻快地离开了。

留下张青凯一个人在原地,连续两次,相同的表达,熟悉的感觉……

真的是夏飞,还是只是巧合?

ps这章一边修改一边加东西,然后,爆字数啦哈哈哈哈,拆成两章,明天有抱抱\^O^/

【张青凯X夏飞】夏天HE

设定:重生梗 平行时空 OOC 
重生到大学生身上的夏飞
夏飞逝后经营小书店的张青凯
避雷:专业修汽车大学生的小学生文笔
            可能严重OOC
            不是很能接受批评和喷

――――――――――――――――――――――――――
正文07

清明节。
或许是为了烘托一种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氛围,每到清明节,肯定要意思意思下点儿雨。

张青凯从窗户往外边望的时候,就看到一片雾蒙蒙的湿气。他取了伞,就出了门,到临街花店去取订好的花。

张青凯已经雷打不动的在这家花店买了四年的花了,每次都是红玫瑰,店员都能认得张青凯了,他每次去取花,小姑娘都会笑眯眯的说一句,“祝您幸福。”

张青凯又去书店看了看,简单落了锁,挂上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便抱上那束娇嫩欲滴的红玫瑰,撑着伞,向着墓园走去。

剃了胡子,头发也打理了一下,看着精神多了,衣服也还是挺随意的,但是是夏飞喜欢的风格。

夏飞,我又来看你了。
夏飞,你可不许嫌弃我越来越丑了啊。
我这么打扮防着小狐狸精呢!这样就没人跟你抢了呀。
你男朋友是不是很机智?
其实我真的想过拿小狐狸精气你,然后再给你磕三个响头,咚咚带响儿的那种,你会不会出来绕我不死?
这次又给你写了情书,昨天的你看了没有啊?你看看我的文笔是不是又进步了呢。
毕竟是聪明的你的男朋友,那肯定的呀。
你喜欢的红玫瑰,还带着露水呢。
每次我去取花,那个店员都会对我说,“祝你幸福。”。
你什么时候回来,回头我们去秀恩爱。
最近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一定告诉我,我给你做。
想吃什么做什么,不会做的我就学,我现在时间还挺充裕的。
……
一句一句絮叨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张青凯把头贴到墓碑上,仿佛在和夏飞脸贴脸絮叨着日常。

张青凯就这样蹲在地上,裤腿儿已经湿了。伞也有些偏,雨丝被风吹得歪歪斜斜,打湿了张青凯的短发和衣襟。

好了,不说了,小书店这几天生意还行,我得回去忙了,哈哈,羡慕吗?这可是你最想开的书店呀。

对了,我们又错过了一年樱花,什么时候你才能和我一起去看西府海棠呢?我可不敢一个人去看,怕你怨我,怨我不带你一起去,你要是怨我生我的气不来我的梦里怎么办啊?

好了,真不说了啊,过几天再来看你。

张青凯正对着墓碑絮絮叨叨的时候,夏飞也撑着伞来到了“夏天”书店的门前。

可他只能对着落锁的书店发呆,看着自己特意换的衣服,想给看的人却看不到,有些难过,顺便感慨,“张青凯,我们又错过一年的樱花了,你没有背着我自己去看吧!”

他慢慢凑近过去,看着藤蔓包裹的大木板子,又看着简单落了锁的玻璃门。透过玻璃门,夏飞可以看到那个藤椅,躺进去看书一定很舒服惬意吧,张青凯那个傻子是不是经常一个人躺在上面瞎晃悠呢?夏飞拼命望进去,一点一点去看书店里的摆设和布局,然后靠着自己的想象去描摹张青凯生活过的痕迹。

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当张青凯回到店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真的被大木板前的背影惊住了,整个人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夏飞,是夏飞吗?

ps见面前的预热^_^

【张青凯X夏飞】夏天HE

设定:重生梗 平行时空 OOC 
重生到大学生身上的夏飞
夏飞逝后经营小书店的张青凯
避雷:专业修汽车大学生的小学生文笔
            可能严重OOC
            不是很能接受批评和喷
            今天!!!粗长!!!开心!!!明天!!见面!!!!!
――――――――――――――――――――――――

正文06

夏飞打定了主意,在这个清明节要回去,因为期待,整个人都美滋滋的。连一向大条的商南都能感觉得到夏飞几乎要满溢出来的幸福感。

但是商南此时,可能,没有时间再去扒一扒夏飞的八卦了,因为此时,他收到了一条信息——

“小南,这个假期我要从国外回来了,给你带了礼物。”备注,额……大鸡爪子。

商南想着手机另一端的人,一脸严肃的打完这句话的样子,普通的打招呼他也总是一脸的一本正经,轻嗤一下,有些嫌弃的样子,但还是拿起手机,很认真地回复了“嗯嗯。”这个叠词,又附带一个可爱的点头表情。

另一边可能觉得这个小表情很有趣,也想找一个和善的表情发过去,结果因为不太了解,找来找去,最后还是选定了【\微笑】这个表情。发完这个表情,还附带了一句“小南弟弟好乖”。

商南觉得,“男人都是大鸡爪子”这句话说的真的是,非常有道理,十分有道理,简直是精辟。用来形容这个人再适合不过了。

商南还是本着科普的精神告诉另一边,在我们当代祖国的花咕嘟眼里边儿,这个【\微笑】代表的是无奈的笑和想打你,不想理你。

但另一边很快的回过来消息,似乎不是很理解这个和善的表情怎么会有杀气,“我怎么会不想理你呢,小南弟弟【\微笑】”

商南有些抓狂了,感觉和这个大猪蹄子隔了一个光年距离。真不知道出过国的洋鸡爪子怎么还是这么死板。哼╭(╯^╰)╮。

又想起来,老妈还特意打电话叮嘱过他,大鸡爪子这个假期要回来了,两家人说好了聚一聚,让他回去的时候好好表现。虽然不指望自家儿子跟别人家儿子一样有那么大出息了,但至少要看的过去啊!这可是老妈原话,瞧瞧,是不是亲妈,就逮着自己家亲儿子360度无死角的嫌弃。

夏飞做完兼职回到寝室,就看到商南抱着手机,忿忿。口中还念念有词,谁是你弟弟啊,谁要当你兄弟啊!我可不记得我妈妈生了一个哥哥给我。

夏飞一脸好笑的问,“商南,你这是损谁呐?这是谁活得这么没趣,去招惹你了,不怕被烦死呀?”

“一个大鸡爪子!”商南回了一句。

夏飞知道一点商南白月光的事情,倒也没多问。

但商南回过味儿了,又说,“唉,夏飞,你瞎说什么呢,什么叫被我烦死呀,你再这样别怪我动手啊!还有啊,我早就想问你了,你这几天美美唧唧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别是背着我偷偷脱单了吧?好啊夏飞,你行啊!说啊,快告诉我,到底是和谁!”

夏飞一巴掌兜到商南的后脑勺上,“闭嘴吧!我没脱单。”

商南神色刚缓和一点,就听夏飞说,“不过应该快了吧!等收假了我再跟你说啊。”

商南感觉自己一口气儿提不上来,“你,,,你,,你,,”了半天,夏飞已经戴上耳机开始自己做听力测试了。

留下商南一个人生闷气,结果就在这时,手机响了一下,对方可能是看商南一直没有回他,以为他休息了,就发了一句,“小南弟弟,好好休息,晚安【\微笑\再见】”

商南更气了。

虽然嘴上说着不愿意,但商南还是早早地收拾东西回了家。

到了晚上,夏飞收到了付一截儿的短信,道是第二天早上一起回去。

如果说,在没有收到付一截儿短信之前,夏飞是有那么一些些激动,还憋着点儿劲儿的话,那么现在,现在收到付一杰的短信之后,那种真的要回到自己以前生活过的地方,终于能见到朝思暮想的爱人的那种冲击感才真实的涌上脑海。

离回去的时间越来越近,夏飞却也越来越慌张,在床铺上来来回回翻身,感觉身上的被子怎么团着盖都不舒服,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近乡情更怯吧!他总是忍不住胡思乱想,知道自己还有机会见到亲人爱人,确实是很令夏飞开心的,但他就是平静不下来,好像脑子里面揣了只跳跳虎,在里面不停的奔腾。

不知道爸爸妈妈过得好不好,自己的离开给他们带来的是解脱多一点还是心痛多一点呢?

还有张青凯那个傻子,他真的听自己的话,一直记得自己,没有找伴儿吗?那他这些年,一个人,肯定很寂寞吧!没关系,我回来了,如果张青凯你这个傻子还记得我,还没有找伴儿,那我下半辈子,绝对不让你在再寂寞。

万一他忘了自己怎么办?又或者他找了别的人,哼,这么快被哪个小狐狸精勾了魂儿?张青凯不会这么快忘记自己的吧,万一他就是忘了自己……啊,想打人怎么破?

张青凯会不会害怕自己啊!毕竟这种没有科学依据,又过于匪夷所思。他如果不认自己怎么办啊?一时间夏飞想了无数种再次见到张青凯的可能,然后又被可能性气笑了,有这种情况打一顿就好了,恩,很星。

夏飞突然有些后悔没让付一杰告诉自己张青凯的状况了,什么自己去看不自己去看的,啊?!他就是很想张青凯啊!恨不得马上见到那种。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再一次见到张青凯,看到他一个人坐在书店发呆时,会这样让自己心疼,哼,张青凯果然是个傻子嘛。

【张青凯X夏飞】夏天HE

设定:重生梗 平行时空 OOC 
重生到大学生身上的夏飞
夏飞逝后经营小书店的张青凯
避雷:专业修汽车大学生的小学生文笔
      可能严重OOC
      不是很能接受批评和喷
――――――――――――――――――――――――――

正文05【小修】

在校医院休息了一下午,当天晚上夏飞就回了寝室。

寝室人笑呵呵的关心,连平时打游戏的声音都小了不少,夏飞心里暖暖的。

夏飞以为小一截儿既然对自己产生了疑问,肯定会来找自己问问,确认一下,或者旁交侧击一下,但是一周过去了,也没见一截儿来找自己。

一周的时间,夏飞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借、尸、还、魂这种事情虽然太过于匪夷所思,但是既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了,也不代表不可能。并且自己肯定是要回去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的,看看父母,还有……张青凯。

到底是主动坦白,还是自己露出破绽等张青凯发现呢?夏飞有些纠结地转着手中的笔,桌子上放的书也没看进去多少。

还没等夏飞纠结出来一个结果,就收到了一截儿的短信。

“小飞,有时间吗?一起出来吃个饭吧。”

总要面对的不是吗?总要跟曾经认识的人坦白自己的情况的。虽然心里面还是慌慌的,有些没底……

“好。”夏飞回复一截儿。

“那学校东门见。”付一杰几乎是秒回。

夏飞深吸一口气,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书,轻声对旁边的商南说,“我有事,就先走了,一会儿你直接去吃饭,不用等我。”

商南看着夏飞心事重重的走开,叹了一口气,自从上次夏飞昏倒之后,总觉得他心里装了事儿,也不说。该不会是……得了绝症什么的吧!(少年,快停下你的脑洞!)

夏飞出了图书馆就直接去了东门,还没走到,远远地就看见付一截儿在等他。

付一杰冲着夏飞招了招手。

“我们直接在东门外面吃吧。”付一杰问了问夏飞。

“都行,我不挑。”夏飞笑着回复道。

“小一截儿……”等饭菜都上齐了之后,夏飞突然开了口。

听到熟悉的称呼,付一杰惊异的抬起头。

夏飞看着他,安抚性的笑了笑,继续说,“一截儿是不是心里早就有怀疑了?其实那天在校医院你是听到了什么吧。”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但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你说,就,我刚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在一所孤儿院,叫教会孤儿院,挺大众的名字。我那会儿除了知道自己是重生的,其他的我都记不得了。直到讲座那天,看到了你,觉得熟悉,可能在刺激下才慢慢想起了一切。”夏飞慢慢说着。

“我也很纠结该怎么开口,毕竟这个事情实在是……”夏飞看着一截儿的眼睛,想表达出自己的感觉,一截儿了然的点点头,夏飞继续说着,“就算我说了,也不一定会有人信,说不定还会觉得我是个疯子。现在告诉你啦,小一截儿,害怕吗?”

“怎么会?”付一截儿有些哽咽, 眼眶也红了,但他还是憋着,继续说道,“小飞哥,我们真的很想你,我真的没有想过,还能再见到你,真的……小飞哥。”说着说着,付一杰就憋不住了,哭出声来。

夏飞看着付一杰伤感,心里也是十分的不好受,他自己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又何曾想过,这辈子还能再见到这些人呢?他走过去,抱了抱付一截儿,表现出就像当初那个邻家大哥哥对邻家小弟弟的同款无限耐心。

“小飞哥,我们真的很想你。叔叔阿姨很想你,尤其是张青凯,他……”说着说着就说不出声了。

夏飞拍了拍付一截儿的肩膀。两个人都抬起头,把眼泪擦了擦,就这么傻傻的面对面坐着,看着彼此红通通的眼睛,突然就笑了。

夏飞没有再让付一杰讲张青凯的现状,他想,他一定要回去,他要自己去看张青凯。他告诉付一杰,清明要和他一起回。

ps:就,昨天没来得及,今天就,小修了一下,也没有啥大改动,毕竟学修汽车的。\^O^/

正文06正常时间正常更,么么一个。